◤大城事頭條◢ 年輕人都往城市置產 老村屋多外勞租住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 年輕人都往城市置產 老村屋多外勞租住

錫米山新村村裡丟空的村屋,成了外勞租房的第二選擇。

報導:林雁芳



(加影21日訊)新村老村屋留不住年輕人,“老厝”成為外勞租房時組屋以外的第二選擇。

錫米山新村周遭近年來數個商業中心蓬勃發展,加上錫米山工業區就在新村旁邊,許多外勞為了方便工作,選擇租住新村老村屋,讓新村開始有了外勞足跡。


當地老村民向《中國報》透露,許多村屋屋主年老過世,留下的老家沒有後代願意住,只好把老家廉價出租;老家破舊,出租對象也只能是外勞。

“現在年輕人在城市生活,都往城市置產,很少願意住在老家,而有些情況則是大家庭兄弟多,老家不知如何分。”

外勞通常早出晚歸

不願透露姓名的老村民指出,新村從90年代開始有外勞住進來,但人數不多,至今人數也不會太多,他們當中以印尼人、緬甸人居多,而且很多沒有工作準證。

村民說,外勞們都愛住在巴剎或商業中心附近,方便他們工作,雖然他們租住新村屋,但沒為新村製造問題,最多是垃圾亂丟。

“我們也很少看見外勞的臉,他們通常早出晚歸。”

記者白天到新村了解情況時,也很難發現他們的蹤影。

據觀察,部分昔日的新村屋已轉變成商業用途,成為小型工廠、貨倉、小食店、餐館、雜貨店、神料店等,但錫米山新村古老的“老厝”建築物,以及村裡友善、年邁村民,說明它仍然保存着新村人情味濃郁的風貌。

許多老房子仍保留新村風貌。
楊全同

楊全同:沒保護環境意識

錫米山新村前村長楊全同指出,老村屋出租給外勞,每月租金介於400至500令吉,有些則超過500令吉。

他說,住在新村的外勞,大部分都是在錫米山工業區工作,他們不會帶來治安問題,卻有衛生問題,很多都是垃圾亂丟,沒有保護環境意識。

“他們當中有些是自己租屋子,也有一些是僱主租給他們住。”

他說,新村有900多間村屋,外勞目前居住的占約5%,不會太多。

謝偉賢

錫米山外勞不算多

錫米山新村村長謝偉賢說,比起錫米山地區另2個新村關東峇魯村和仙水港,錫米山新村外勞租房情況不算多。

他說,關東峇魯村和仙水港因為村裡都有工業區,所以外勞會比較多。

“錫米山地區有至少3個工業區,這也是外勞人數多的原因。”

他透露,錫米山新村是許多老屋主留下來的村屋,後代沒繼承,也沒有留住在新村而出租。

據他了解,出租給外勞的村屋也沒有“擠沙丁魚”情況,暫時沒人投訴外勞居住引起的問題。

村屋成了商業用途的貨倉。
錫米山許多村屋地勢低過馬路許多,屋頂幾乎與馬路同高,成了這個村的特色之一。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是否贊成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