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年轻人都往城市置产 老村屋多外劳租住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年轻人都往城市置产 老村屋多外劳租住

锡米山新村村里丢空的村屋,成了外劳租房的第二选择。

报导:林雁芳



(加影21日讯)新村老村屋留不住年轻人,“老厝”成为外劳租房时组屋以外的第二选择。

锡米山新村周遭近年来数个商业中心蓬勃发展,加上锡米山工业区就在新村旁边,许多外劳为了方便工作,选择租住新村老村屋,让新村开始有了外劳足迹。


当地老村民向《中国报》透露,许多村屋屋主年老过世,留下的老家没有后代愿意住,只好把老家廉价出租;老家破旧,出租对象也只能是外劳。

“现在年轻人在城市生活,都往城市置产,很少愿意住在老家,而有些情况则是大家庭兄弟多,老家不知如何分。”

外劳通常早出晚归

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村民指出,新村从90年代开始有外劳住进来,但人数不多,至今人数也不会太多,他们当中以印尼人、缅甸人居多,而且很多没有工作准证。

村民说,外劳们都爱住在巴刹或商业中心附近,方便他们工作,虽然他们租住新村屋,但没为新村製造问题,最多是垃圾乱丢。

“我们也很少看见外劳的脸,他们通常早出晚归。”

记者白天到新村了解情况时,也很难发现他们的踪影。

据观察,部分昔日的新村屋已转变成商业用途,成为小型工厂、货仓、小食店、餐馆、杂货店、神料店等,但锡米山新村古老的“老厝”建筑物,以及村里友善、年迈村民,说明它仍然保存着新村人情味浓郁的风貌。

许多老房子仍保留新村风貌。
杨全同

杨全同:没保护环境意识

锡米山新村前村长杨全同指出,老村屋出租给外劳,每月租金介于400至500令吉,有些则超过500令吉。

他说,住在新村的外劳,大部分都是在锡米山工业区工作,他们不会带来治安问题,却有卫生问题,很多都是垃圾乱丢,没有保护环境意识。

“他们当中有些是自己租屋子,也有一些是雇主租给他们住。”

他说,新村有900多间村屋,外劳目前居住的占约5%,不会太多。

谢伟贤

锡米山外劳不算多

锡米山新村村长谢伟贤说,比起锡米山地区另2个新村关东峇鲁村和仙水港,锡米山新村外劳租房情况不算多。

他说,关东峇鲁村和仙水港因为村里都有工业区,所以外劳会比较多。

“锡米山地区有至少3个工业区,这也是外劳人数多的原因。”

他透露,锡米山新村是许多老屋主留下来的村屋,后代没继承,也没有留住在新村而出租。

据他了解,出租给外劳的村屋也没有“挤沙丁鱼”情况,暂时没人投诉外劳居住引起的问题。

村屋成了商业用途的货仓。
锡米山许多村屋地势低过马路许多,屋顶几乎与马路同高,成了这个村的特色之一。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地方政府禁止飲食業者在路邊、泊車格擺放桌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