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新村渔村甘榜都双语 传统甘榜国文爪夷文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雪新村渔村甘榜都双语 传统甘榜国文爪夷文

民众认为新村内的路牌附上中文字,能够凸显我国特色。

报导:林淑慧

(吉隆坡20日讯)双语路牌成为雪州新村、渔村和甘榜特色,新村及渔村设有华巫双语路牌,传统甘榜则是设有国文及爪夷文的双语路牌。



据《中国报》了解,雪州部份渔村已于2008年已陆续设有双语路牌,其余新村和渔村则是于2017年开始推动设有华巫双语路牌的活动。

一些渔村和新村则是设有以国文和华文为主的路牌,而传统马来甘榜则是设有国文及爪夷文的双语路牌。


据悉,当时是由时任雪州地方政府及新村发展事务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宣布,会在州内77个新村、渔村及重组村落实。

值得一提的是,雪州是首个在新村落实双语路牌的州政府,该政策主要凸显华人新村的特色。

国家语文出版局日前发表文告,表明会严正关注国内近期有路牌,并表明根据联邦宪法和1963/67年国语法令条款,国文必须用在所有政府的官方用途,包括路牌路名。

较早前,莎阿南因出现“中文及马来文”双语路牌引起争议,雪兰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已发出谕令,莎阿南区内含中文字的路牌须在雪州苏丹73岁华诞,即12月11日之前拆除,以便换上只有单一语言的国文路牌。

记者致电予各县市议员、渔村和新村村长了解时,各造目前尚未接获针对双语路牌的最新指示,在有关当局作出最新指示前,继续保留原状。

一些渔村村长说,早在2008年,民联执政雪州后,许多渔村都已自行设立双语路牌,包括适耕庄、丹绒士拔、八丁燕带等。

“一般含有中文的双语路牌只设在华人居多的地区,大街则没有。”

另一方面,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告诉《中国报》,其它地方政府并没有接获拆除双语路牌的指示。

“行政议会将会跟进讨论,目前根据苏丹的谕令,莎阿南将使用单语路牌。”

依社群需求 设双语路牌

另外,莎阿南公关沙林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该市政厅已针对此事,通过推特交代,地方政府是根据雪州政府此前决定,视地方社群来使用双语路牌。

推文也是提及,州政府的地方政府常务委员会早于2017年1月13日,决定路牌除了使用国语之外,一些传统村庄的路牌也会使用爪哇文,而中文则用在新村,以符合当地社群的需求。

★东姑腊渔村村长王盛瑞

其实我们渔村早在2008年大选后,就开始设置含马来文和中文的双语路牌,双语路牌都是设在渔村范围。

我们渔村的双语路牌还是保持,暂时不受影响。

我已致电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对方指还未接获任何指示。

★适耕庄B村新村村长叶国民

我们从2008年开始,由村委会自己掏腰包做双语路牌,之后约两三年前,路牌残旧了,就由县议会负责更换。

我们暂时也没接获任何指示,说要拆除双语路牌。

但在街上的路牌是只有单语,只是渔村里的路牌才有双语。

★梳邦再也市议员叶国荣

我们暂没有讨论此事,包括在市议会里。

有关课题目前只是针对莎阿南,我们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安装双语路牌是由前行政议员欧扬捍华在2017年推动,让华人新村、渔村及马来甘榜设立双语路牌。

★瓜雪县议员饶永丰

我们并没有接到指示说要拆除双语路牌。

一般双语路牌设立在华裔人口占多数的新村,而我负责的地区,即丹绒加弄是以马来人居多,所以不设双语路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地方政府禁止飲食業者在路邊、泊車格擺放桌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