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貼皮膚打不死難消腫 巨蟻咬傷 如針刺發高燒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緊貼皮膚打不死難消腫 巨蟻咬傷 如針刺發高燒

咬傷人的螞蟻至少1公分長,體積比一般螞蟻大約10倍,身體部分主要是紅黑色。

(巴生2日訊)“巨”螞蟻,殺傷力也巨大!



班達馬蘭新村巴板路早市巴剎近來遭遇“蟻害”,當地出現許多比一般螞蟻大約10倍的螞蟻,迄今已有10多人被咬傷,導致傷者皮膚出現一大灘紅腫,甚至有一人疑因此發高燒入院。

目前,螞蟻品種還在調查中,其身形巨大,估計至少1公分長,頭部和尾部是黑色,身體分成三截,與觸鬚一樣皆是紅色,同時腿部則是半紅半黑,靠近身體的部分是黑色,尾端則是紅色。


被巨蟻咬傷後,手部出現一大片腫、肌肉僵硬,而且遲遲無法消退。

 

巨蟻咬傷一周後,腿部留下一個傷痕痕迹,暫時無法消除。

根據受害者指出,他們於去年1月便發現該螞蟻,惟直到近期,才傳出許多居民、小販及顧客被咬傷。

據他們形容,一旦被咬,螞蟻便會緊緊貼着皮膚,猶如被一根針插進身體一樣,而且無法把它拍走,而且打也打不死,當它被打時,身體便會“卷”起來,自我保護。

“我們必須用盡很大的力量,才能把螞蟻從身體上扯掉,過後被咬的部分會出現一大片紅腫、肌肉僵硬及非常痛癢,被咬數天後,都難以消腫,擦風油也無法止癢。”

市議會官員為附近攤檔噴上防蟻葯,避免蔓延。
官員小心翼翼捕捉螞蟻,避免被咬傷。

居民懷疑,當地數棵大樹是蟻窩,它們目前出沒的範圍至少方圓100公呎,其中毗鄰的咖啡店更是首當其衝。

他們說,有時在咖啡店內用餐,螞蟻會出其不意出現,除了地面和桌椅外,也會從上方掉下來,讓人難以防範。

當地班達馬蘭區州議員梁德志昨天接獲投訴後,今早馬上攜同巴生市議會環境衛生小組主任阿茲米前往巡視,並向居民和小販了解詳情。

梁德志指出,這些螞蟻的品種不詳,但被咬傷後皮膚紅腫範圍極大,他促請當局查出螞蟻品種、蟻窩及研究藥引,以便一勞永逸解決問題,避免螞蟻繼續帶來危害。

“一旦有了藥引,母螞蟻一吃,相信很快更可以解決問題。”

在場的還有班達馬蘭新村村長柯金勝、梁德志助理洪建華及市議會環境衛生小組官員查卡立亞等。

梁德志(中)向阿茲米(右)了解市議會將採取的應付措施;左為柯金勝。

 

研究螞蟻樣本確定品種

阿茲米指出,該小組將會拿走螞蟻樣本,送到雪州衛生局昆蟲研究所進行研究,以便確心該蟻的品種、液體毒性及咬後癥狀等,以便可以對症下藥,解決蟻害問題。

他說,有關研究預料需要兩周時間,因此居民還需忍耐。

“當務之急,會在疑是源頭的各棵大樹範圍,噴射殺幼蟲劑(larviciding),同時也會要求市議會園藝小組,前來修剪周圍的樹木,暫時防止蟻群擴散開來。”

他說,目前還不知道該蟻的真正棲身窩,惟一旦研究出爐後,相信可以憑着品種和屬性,查知該蟻的棲身習性,進而找出蟻窩。

他也促請民眾一旦遭咬傷,應該馬上去看醫生,因為目前還不知道該蟻的危害性,看醫生可以避免無後顧之憂。

居民懷疑當地數棵大樹是蟻窩源頭,出沒的範圍至少方圓100公呎。

 

如針刺進皮膚

★梁素鑽(46歲,包販)

被該蟻咬中手臂時,用手掃也掃不掉,猶如一根針刺進皮膚內,非常痛。

我是在前天早上10時許被咬傷,如今已經3天了,卻還沒有消腫,同時一樣感覺痛癢。

 

擔心再次被咬

★黃碧雲(21歲,包販)

我是一個星期前被咬傷,當時該蟻是從地面爬上腿部,被咬中後,我用力拍打,結果卻打不死它,後來非常用力,才把它扯掉,現在每次來到巴剎,就很擔心再次被咬到。

 

買藥粉撒周圍

★林道經(54歲,早市管理交通主任)

去年1月就發現該蟻,一開始並不嚴重,直到最近突然很多人被咬傷,我本身便接獲10多人被咬,可能沒告訴我的人數更多,我只能買來一些防蟻藥粉,撒在大樹周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是否贊成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