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贴皮肤打不死难消肿 巨蚁咬伤 如针刺发高烧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紧贴皮肤打不死难消肿 巨蚁咬伤 如针刺发高烧

咬伤人的蚂蚁至少1公分长,体积比一般蚂蚁大约10倍,身体部分主要是红黑色。

(巴生2日讯)“巨”蚂蚁,杀伤力也巨大!



班达马兰新村巴板路早市巴刹近来遭遇“蚁害”,当地出现许多比一般蚂蚁大约10倍的蚂蚁,迄今已有10多人被咬伤,导致伤者皮肤出现一大滩红肿,甚至有一人疑因此发高烧入院。

目前,蚂蚁品种还在调查中,其身形巨大,估计至少1公分长,头部和尾部是黑色,身体分成三截,与触须一样皆是红色,同时腿部则是半红半黑,靠近身体的部分是黑色,尾端则是红色。


被巨蚁咬伤后,手部出现一大片肿、肌肉僵硬,而且迟迟无法消退。

 

巨蚁咬伤一周后,腿部留下一个伤痕痕迹,暂时无法消除。

根据受害者指出,他们于去年1月便发现该蚂蚁,惟直到近期,才传出许多居民、小贩及顾客被咬伤。

据他们形容,一旦被咬,蚂蚁便会紧紧贴着皮肤,犹如被一根针插进身体一样,而且无法把它拍走,而且打也打不死,当它被打时,身体便会“卷”起来,自我保护。

“我们必须用尽很大的力量,才能把蚂蚁从身体上扯掉,过后被咬的部分会出现一大片红肿、肌肉僵硬及非常痛痒,被咬数天后,都难以消肿,擦风油也无法止痒。”

市议会官员为附近摊档喷上防蚁药,避免蔓延。
官员小心翼翼捕捉蚂蚁,避免被咬伤。

居民怀疑,当地数棵大树是蚁窝,它们目前出没的范围至少方圆100公呎,其中毗邻的咖啡店更是首当其冲。

他们说,有时在咖啡店内用餐,蚂蚁会出其不意出现,除了地面和桌椅外,也会从上方掉下来,让人难以防范。

当地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昨天接获投诉后,今早马上携同巴生市议会环境卫生小组主任阿兹米前往巡视,并向居民和小贩了解详情。

梁德志指出,这些蚂蚁的品种不详,但被咬伤后皮肤红肿范围极大,他促请当局查出蚂蚁品种、蚁窝及研究药引,以便一劳永逸解决问题,避免蚂蚁继续带来危害。

“一旦有了药引,母蚂蚁一吃,相信很快更可以解决问题。”

在场的还有班达马兰新村村长柯金胜、梁德志助理洪建华及市议会环境卫生小组官员查卡立亚等。

梁德志(中)向阿兹米(右)了解市议会将采取的应付措施;左为柯金胜。

 

研究蚂蚁样本确定品种

阿兹米指出,该小组将会拿走蚂蚁样本,送到雪州卫生局昆虫研究所进行研究,以便确心该蚁的品种、液体毒性及咬后症状等,以便可以对症下药,解决蚁害问题。

他说,有关研究预料需要两周时间,因此居民还需忍耐。

“当务之急,会在疑是源头的各棵大树范围,喷射杀幼虫剂(larviciding),同时也会要求市议会园艺小组,前来修剪周围的树木,暂时防止蚁群扩散开来。”

他说,目前还不知道该蚁的真正栖身窝,惟一旦研究出炉后,相信可以凭着品种和属性,查知该蚁的栖身习性,进而找出蚁窝。

他也促请民众一旦遭咬伤,应该马上去看医生,因为目前还不知道该蚁的危害性,看医生可以避免无后顾之忧。

居民怀疑当地数棵大树是蚁窝源头,出没的范围至少方圆100公呎。

 

如针刺进皮肤

★梁素钻(46岁,包贩)

被该蚁咬中手臂时,用手扫也扫不掉,犹如一根针刺进皮肤内,非常痛。

我是在前天早上10时许被咬伤,如今已经3天了,却还没有消肿,同时一样感觉痛痒。

 

担心再次被咬

★黄碧云(21岁,包贩)

我是一个星期前被咬伤,当时该蚁是从地面爬上腿部,被咬中后,我用力拍打,结果却打不死它,后来非常用力,才把它扯掉,现在每次来到巴刹,就很担心再次被咬到。

 

买药粉撒周围

★林道经(54岁,早市管理交通主任)

去年1月就发现该蚁,一开始并不严重,直到最近突然很多人被咬伤,我本身便接获10多人被咬,可能没告诉我的人数更多,我只能买来一些防蚁药粉,撒在大树周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地方政府禁止飲食業者在路邊、泊車格擺放桌椅嗎?
13 votes · 13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