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重型罗厘出入 车速快卷灰尘上下学 虎口求生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重型罗厘出入 车速快卷灰尘上下学 虎口求生

报导:廖延濠
摄影:连利元



工地外的路段仍是隶属发展商,提早开放给公众使用,予人方便。
重型工程罗厘在校外频密出入,丝毫没有放缓车速,沿路卷起漫天灰尘。

(吉隆坡30日讯)大同华小对面正进行房屋建筑工程,学校路口与建筑地盘出入口十分靠近,重型罗厘逢上课与放学时段频密出入,同时没有放缓车速,沿路卷起漫天灰尘,家长开车出入学校载送女子,犹如虎口求生!

一些重型罗厘甚至违例停泊在校外狭窄的路旁,阻碍驾驶人士的视线,载送子女的家长若稍不慎,驶离学校路口时很容易与反方向车辆发生碰撞。


据悉,当地曾发生学生家长车辆与反方向车辆发生轻微碰撞,汽车保险杠被撞毁,所幸无人受伤。

学生家长黄福唐(48岁)向《中国报》投诉说,学校对面建筑地盘展开房屋工程超过1年半,几乎每天都有重型工程罗厘进出工地,甚至违例停在路旁。

他指出,上课天,他都在下午2时许抵校,等候接载8岁与12岁的孩子,在车内等候半小时,目睹至少有30辆罗厘经过,扬起滚滚沙尘。

黄福唐:每天都有重型工程罗厘进出工地,甚至还违例停在路旁,阻碍驾驶人士视线。

“每天都有多辆罗厘轮流停泊在校外路旁,影响交通流量,也阻碍驾驶人士视线。”

他说,罗厘在校外行驶时没放缓速度,工地也没有派人指挥交通,清早7时已有些外坡罗厘抵达,工地出入口尚未打开,罗里只好停泊路旁,造成高峰时段交通堵塞。

他说,每天都有许多家长开车载送子女,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与重型罗厘抢车道,对于乘骑摩哆的家长,形同死亡威胁。

他认为,重型罗厘应禁止停泊在靠近学校路口的位置,校方也应与工地负责人商讨对策,否则一旦发生严重交通意外,为时已晚。

大同华小对面进行兴建房屋工程,重型罗厘频密出入工地,威胁家长与学生的安全。
刘玉珍曾针对重型罗里作出投诉,但工地负责人不理会。

停泊路旁阻碍视线
刘玉珍(62岁)曾针对重型罗厘事项向工地负人投诉,对方毫不理会,表明只负责管理工地范围内,工地外的罗里“不关他们的事”。

她说,她每天开车载送孙子和其他学生上下课,出入校外路口都提心吊胆。

她指出,重型罗厘停泊路旁阻碍视线,驾驶人士往往看不到反方向的车辆,曾有家长车辆驶出路口时,与其他车辆发生碰撞。

“尤其中午12时,学生家长都开车前来准备接载子女,造成校外车辆增多,惊险情景也经常上演。”

郑先生说,工地外偶尔有一两辆罗厘停在路边,一般停15分钟。

提早开放反引担忧
工地负责人或关闭路段

工地负责人郑先生坦言,若家长担心罗厘川行造成危险,不排除将该路段关闭。

他向《中国报》指出,被家长投诉的路段是发展商的私人路段,尚未移交给政府管理,只是提早开放让公众使用,许多家长用此路段载送孩子上下课 。

“这路段开放使用约一年,下午2时许,路边泊有许多家长的车子,若他们申诉罗厘川行,那他们的车子何尝不是影响罗厘川行?”

他说,如果很多家长还是觉得不放心,我们不排除把这段路关闭,免得再产生冲突。

对于罗厘泊在路边的指责,他说,只是偶尔有一两辆停在路旁,但不会太长时间,一般是15分钟左右。

询及会否就家长的投诉而管制罗厘出没时段,郑先生坦言,有些罗厘从外州载建筑材料过来工地,他无法掌握罗厘抵达时间。

“工地从上午8时开始施工,且获得准证施工至午夜12时,若罗厘在施工时间以外抵达,就会在工地外等候。”

多辆重型罗厘等候轮流驶入工地,影响交通流量,也阻碍家长驶离学校。
重型罗厘在校外频密出入,家长开车载送女子都提心吊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成政府废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