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女估价师 欠债走上绝路 阿窿继续向儿恐吓追债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华裔女估价师 欠债走上绝路 阿窿继续向儿恐吓追债

(吉隆坡29日讯)华裔女估价师欠下20组大耳窿逾10万令吉,不忍拖累3名儿子而走上绝路,没想到死后,大耳窿仍继续骚扰儿子,还出言恐吓追债!



李先生担心自身及家人安全受威胁,立即到警局报案,并向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公共投诉局主任游佳豪寻求帮助。
李先生担心自身及家人安全受威胁,立即到警局报案,并向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公共投诉局主任游佳豪寻求帮助。

181029Along02

女死者(51岁)于本月15日在家中自缢身亡后,其长子李先生(30岁,冷气维修员)不断接获阿窿恐吓电话,后者于本月26日,还到事主住家门前张贴还钱告示。


事主事后因担心自身及家人安全受威胁,立即到警局报案,并向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公共投诉局主任游佳豪寻求帮助。

事主指出,他在接获阿窿追债短讯后,曾与对方交涉商讨解决方案,对方本答应取得母亲死亡证明书后,就无需还债,没想到数日后,竟出尔反尔。

他说,阿窿称若不还钱,公司就会派人前来追债,更恫言到时发生什么事怨不得人。

“如果我单身无所谓,我家中还有妻儿及两名弟弟,难道妈妈欠钱,就要我们一家人赔命吗?”

另一方面,游佳豪促请大耳窿站在人道角度,处理这批债务,若他们继续进行恐吓,一旦有证据证实这些人的身份,他们会在刑事法典第503(刑事恐吓)条文下受调查及提控,刑罚为监禁2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他说,为杜绝类似事件发生,希望大耳窿在发出款项之前,先调查借贷人是否具备还款能力。

“母亲性格向来硬朗,从不向家人透露心事,如果我早一点知道母亲欠债事件,可能结局不一样!”

李先生指出,母亲之前因携带现款,曾遭人抢劫,他借出提款卡给母亲,没想到竟沦为母亲借贷交易的户头。

他说,在母亲出事两天前,银行人员曾致电告知其银行户头有多项不明账目,他向母亲了解时,母亲告知是公司交易津贴。

他说,他是在母亲自杀离世后,才从母亲友人身边得知,母亲经常向他们借钱,近乎每个身边的人都中招。

李先生:母亲没留下遗书及遗言

李先生指出,父母年轻时,开了一间车厂,生意一直不错,没想到随后结业,导致家中每人皆背负债务,母亲更沦为破产人士。

他说,父亲于两年前中风时,母亲一人承担医药费,毫无怨言。

他说,母亲早前因家中环境不错,经常豪赌,唯家道中落后,仅与数名好友在空闲时打麻将消磨时间。

“母亲当时是在位于雪州加影的住家客厅自缢身亡,没留下遗书及遗言,我们至今不知母亲自杀的确实原因。”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成政府废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