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巴生市会点头 兽医从旁协助 吉胆岛捉狗安民心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巴生市会点头 兽医从旁协助 吉胆岛捉狗安民心

(巴生27日讯)野狗扰村,不得不捉!



吉胆岛村委会基于该村野狗数量太多,估计至少有上千只,带来安全和卫生问题,因此在村民要求下展开捕捉野狗行动,避免野狗数量失控,导致渔村变“野狗村”。

岂料,捕捉野狗行动意外触动爱狗人士的感受,捕捉野狗被误传成虐待野狗,令到村委会莫名含冤。


根据爱狗人士向《中国报》记者指出,村民指该村有“虐狗”前科,曾发生捕杀野狗事件,7、8年前更是把捕捉到的野狗送到荒岛,结果野狗没有食物进食,引发“狗吃狗”惨剧。

吉胆岛正转型成旅游胜地,但是野狗造成环境脏乱,许多游客都必须对着狗粪,闻臭用餐。

针对爱狗人士的质疑,吉胆岛村长蔡全智受询时澄清,今次捕捉野狗是由巴生市议会展开,兽医从旁协助,绝对专业和可靠。

他说,村委会是基于接获太多投诉,尤其是野狗一再咬伤村民,特别是孩童和老人家,令到许多村民闻“狗”色变,担心会遭到野狗攻击和咬伤。

“野狗也带来许多卫生问题,四处大便和把泥泞带上道路,令到吉胆岛出现许多’狗粪路’,如今该村正转型成旅游胜地,因此环境非常重要,不能因为野狗而破坏村内的卫生。”

他说,野狗繁殖力惊人,若是没有及时捕捉,野狗数量未来恐怕会比村民人数更多,变成名副其实的“野狗村”。

他说,该村每年获得市议会同意,上岛两次捕捉野狗,惟今年应他的要求,破例多来一次,今次已经是今年第3次捕捉野狗,而所捕捉到的野狗,将交由当局处置。

巴生市议会在兽医配合下,从26日至28日,一连三天在吉胆岛展开捕捉野狗行动,其中第1天和第3天是在吉胆岛渔村,第2天则是在五条港渔村。

蔡全智:在捕捉野狗行动前,我已经一再向当局强调,只能进行捕捉,不可以胡乱杀害野狗。

欢迎领养野狗 
不放心,欢迎来领养!

蔡全智指出,既然爱狗人士肯为野狗请命,应该把他们的爱心付诸行动,他欢迎相关人士或组织,亲自领养和照料这些野狗,而不是单凭表面做出质疑,应协助该村解决野狗问题。

“爱狗人士必须将心比心,了解野狗所带来的祸患,因为村民的安全和村内的卫生,也一样至关重要。”

他说,在捕捉野狗行动前,他已经一再向当局强调,不可以胡乱杀害野狗,只能进行捕捉,再交由当局处置:“要我杀害野狗,坦白说,我自己也真的做不到”。

他说,该村一个月,至少发生4、5宗野狗咬伤或攻击村民事件,因此野狗问题是极大困扰,必须设法解决。

他指出,捕捉野狗一般在晚上展开,这是因为野狗白天时,躲在屋下泥泞,一旦涨潮和入夜后,才爬上道路。

吉胆岛估计至少有上千只野狗,若不控制野狗数量,恐怕会导致渔村变“狗村”。

通告触动神经线
爱狗人士恐虐狗

爱狗人士是因为该村的一则通告,引发他们的忧虑,担心重演早前森美兰州芙蓉市议会和兽医局捕杀野狗事件。

根据有关通告内容,村委会劝请村民在捕捉野狗期间,不要介入或围观,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意外或引发个人安全问题。

同时,通告也希望大家,不要上载捕捉野狗的视频或照片至社交网站,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猜测,导致行动中止。

结果,该通告马上触动爱狗人士的神经线,纷纷致电本报记者表达质疑,认为村委会疑是要进行“不可告人”的行动,因此才会阻止他人围观和上载任何相关画面。

一则捕捉野狗的通告,触发爱狗人士的神经线,以为吉胆岛发生虐狗事件。
野狗四处大便和把泥泞带上道路,令到吉胆岛出现许多“狗粪路”,环境卫生差透。
村内有许多老人家居住,野狗经常攻击和咬伤老人家,孩童也频频中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成政府废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