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错相?女儿遭大耳窿追债? 夫妇家门被锁 车喷漆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点错相?女儿遭大耳窿追债? 夫妇家门被锁 车喷漆

肇事者除了喷漆,还用铁链上锁铁门。左起为冼世豪、蔡贵意和蓝诗琳。

(吉隆坡17日讯)点错相抑或已脱离关系的女儿遭大耳窿上门喷漆追债?



六旬夫妇一早出门吃早餐,回家发现门被上锁铁链、汽车被喷漆、花盆也破掉,车房还出现一罐被丢弃的喷漆剂。

此事于本月15日早上9时许,在大城堡花园万恩柏路(Jalan Wan Empok)的住家单位发生。


事主与太太萧金玉(65岁)今日通过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选区秘书蓝诗琳召开记者会,这么指出。出席者包括士布爹联委会主席吴月娟及古仔再也支部冼世豪。

肇事者喷漆后还把喷漆剂丢进屋子范围。

 

 

让屋主蔡贵意(66岁,罗厘司机)不解的是,对方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也没说明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至今未接到任何来电,不知道是点错相?还是因为我已脱离关系的女儿,又被大耳窿追债,跟着地址找上门。”

他说,当天2名青年共上门2次,第一次是早上,他与太太出门吃早餐后,约10时返家,发现停泊在门口的轿车和铁门被喷漆,铁门也被铁链上锁。

“我到保安亭查询,发现登记者是驾着一辆黑色丰田威驰。”

蔡贵意说,第二次是下午2时许他出门办事,返家发现保安员追着该辆可疑轿车,而轿车停在他家门欲拍照。

“我本想拦截轿车,但司机不停车,我看到是2名青年,待我追到保安亭,对方已踏油门离开。”

他说,此事发生的1个多月前,也有不明人士用铁链上锁铁门,但当时他不以为然,剪掉铁链。

“至于打破的花瓶,不排除是对方被屋内的狗吠吓到打破,然后惊慌把喷漆剂也丢下。”

蔡贵意:已脱离父女关系

“一切借贷与我无关”

蔡贵意强调,他已和大女儿蔡丽芳(36岁)脱离关系,后者一切借贷与他无关,请大耳窿不要找上门,直接找借贷者。

他说,他共有4名子女,大女儿蔡丽芳排行第三,但在2016年9月,已通过媒体宣布与蔡丽芳脱离关系。

“在那之前,因为我们一起住,有七、八个大耳窿找上门,我们已帮她偿还约3万令吉的债务,同时宣布脱离关系,她也搬走。”

他说,自那次后,蔡丽芳只回家一次取其报生纸,但曾在这一区遇过她。

“此后没有大耳窿再上门追债,我们一家也换了电话号码。”

蔡贵意(左2)强调已和蔡丽芳脱离关系,不负责后者的债务。左起为冼世豪、蓝诗琳和吴月娟。

蔡贵意强调,他们一家人都没欠钱或与人结怨。

“如果是蔡丽芳欠债,请直接找她,她的事与我们无关。”

此外,蓝诗琳指基于蔡贵意已报案,并已提供可疑者的车牌及身分证号码,她将继续跟进此案。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教育部长马智礼建议在校园种咖啡树,以便让学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饮料是来自咖啡果,你是否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