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酒精需贴有害健康标签 保健酒也要贴标签?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酒精需贴有害健康标签 保健酒也要贴标签?

商家将酒精饮料放置在特定的货架上,并注明不能出售给21岁以下顾客。

(安邦17日讯)酒精饮料需贴上有害健康标签,公众疑惑保健酒精饮料是否也得贴上此标签?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在国会指出,根据修正后的1985年食品条例第361条款,摆卖处和酒瓶上,需贴“饮酒有害健康”(meminum arak boleh membahayakan kesihatan)标签。

《中国报》记者针对政府提高合法购买酒精饮品的年龄为21岁,及酒精饮料必须贴上“饮酒有害健康”课题走访安邦太子园巴刹。


 

公众对保健用途的酒精饮料是否得贴上“饮酒有害健康”标签感到疑惑。

受访商家指出,向来都有根据有关单位的指示放置酒精饮料,同时坚守条规,不会出售酒精饮料给不足龄者。

他们也将酒精饮料放在特定货架上,或将酒精饮料放在冰箱最底层,确保穆斯林顾客不会拿错。

他们说,21岁才能买酒的指示已落实一段时间,这年龄限制略显有点苛刻,若政府能将酒精饮料分类,才作出限制会更理想。

“不反对政府限制21岁以上才能买含酒量高的饮料,但有些酒精饮料的含酒量很低,若这也有年龄限制就太苛刻。”

对于政府要求贴上“饮酒有害健康”的标签,受访公众虽然赞成不适宜让青少年喝酒,但也心存疑问,保健酒是否也得贴上此标签?

他们说,这做法不仅显得很矛盾,也多此一举。

 

在落实销售与服务税后,导致烟草价格上涨,香烟价格将进行调整。

香烟涨价无法减少烟民 

公众认为,若香烟只是微涨售价,并不会影响烟民抽烟的次数。

他们说,大家都知道香烟危害健康,但烟民的烟瘾发作时,再贵的香烟也会继续抽。

虽然香烟涨价无法减少烟民,但非烟民的受访者对政府扩大禁烟范围表示赞同,可避免在食肆吸到二手烟。

身为烟民的受访者则希望获得公平对待,比如规划抽烟区,让烟民可以在不影响非烟民的情况下抽烟。

林顺光(茶室业者)

商家须把关

出售酒精饮料条规比较多,我因避免有顾客醉酒闹事,已停止出售啤酒两、三年。

我认同21岁以上才能买酒的政策,商家必须把关,不能为了做生意就把酒精饮料卖给青少年。

20支装的香烟价格据闻会调涨1令吉,烟民都有烟瘾,不会因为涨价而减少抽烟。

吕爱华(家庭主妇)

管制是好事

加紧喝酒和抽烟的条规是好事,也能避免青少年年纪轻轻就接触烟酒。

扩大禁烟区能阻止烟民随处抽烟,香烟价格高了,没有经济能力的烟民就抽少一些,至于21岁以上才能买酒,至少他们的思想比较理智。

卢玉芳(旅游业)

要严厉执法

香烟微涨价格对烟民影响不大,除非涨幅很大,或许能减少烟民的抽烟次数。

限制21岁以上民众才能购买酒精饮料是好事,不过政府不仅是要落实政策,更要严厉执法,不能让商家卖酒给不足龄限制的顾客。

罗志立(烧腊小贩)

需时间适应

扩大禁烟区、香烟涨价都需要时间去适应,但我担心香烟涨价会导致私烟情况更严重。

饮用适量的酒是种娱乐和享受,喝酒也是旅游业的一环,政府限制所有酒精饮料都得21岁以上才能买就太苛刻。

如果限制21岁以下的消费者不能购买高含量酒精饮料,而不是所有酒类都被限制,此做法会更理想。

曾锦华(司机)

公平待烟民

21岁以上买酒是对的,但政府应该根据酒类进行分类,而不是要求全部酒精饮料都贴上有害健康标签,比如保健酒、养生酒怎么有害健康?

政府扩大禁烟区,如今香烟又要涨价,虽然要顾及非烟民,但也得公平对待烟民,提供抽烟区让烟民在不打扰非烟民的情况下抽烟。

张四财(杂货店业者)

不应太苛刻

我有根据条规放置啤酒,也贴上21岁以上才能购买酒精饮料的告示牌。

政府在限制酒精饮料消费者年龄层时不应太苛刻,或许限制酒精含量高的饮料必须21岁以上会较理想。

目前还没有获得酒公司的“饮酒有害健康”贴纸标签,但是若在保健酒上贴这类标签,显得多此一举。

温永俊(杂货店员工)

会根据条规

我们根据条规,酒精饮料都是放置在指定货架,列明是含酒饮料,穆斯林顾客不会感到混淆。

限制21岁以上购买酒精饮料的条规已有一段日子,我们也坚持不会出售酒精饮料给不足龄的顾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迈向零现金年代,你使用多少个电子钱包?
72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