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疑出口量减 库存满了油棕价 跌跌不休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疑出口量减 库存满了油棕价 跌跌不休

尽管油棕价格偏低,但暂时没有收购商暂停收购油棕,收购油棕活动还是持续进行。(档案照)
一些无法自行照顾油棕园的小园主,唯有请人收割油棕。(档案照)

报导:郭贞黎

(吉隆坡14日讯)高峰时期,每吨高达800多令吉的油棕价,如今每吨介于360令吉至400令吉,若是现金交易则是330令吉,小园主怨声载道,更担心会持续下跌,无法守住每吨300令吉大关。



目前是老油棕树产量减少季节,唯疑棕油出口量减少,造成油棕收购价节节下滑,目前每吨是介于360令吉至400令吉不等。

据《中国报》了解,疑棕油出口量减少,国内一些州属传出有棕油厂因库存量“满库”,暂停收果,或收购商选择性收果消息。


不过,在记者询问拥有油棕种植区地区的新村村长和小园主等皆否认上述消息,指收购商继续收购油棕果,只是对油棕果的要求会较严格。

许多小园主也抱怨油棕价在近半年来,持续下跌,在高峰时期是每吨800令吉左右,在去年都是500多令吉,如今雪州油棕的价每吨介于360令吉至400令吉,还没有被扣除运输费。

据悉,油棕价最低纪录是介于每吨300令吉,如今油棕价格一再滑落,收购商传出油棕价格将继续下滑的消息,让小园主担心不知能否守得住300令吉大关。

他们说,虽然油棕价格下滑,但暂时没有收到有收购商停止收购油棕的消息,只是要求更为严格。

他们说,目前,正是介于15至20年树龄的老油棕树的产量少,但5年至15年树龄的油棕树的产量多的季节。

在雪州,油棕主要是种植在依约、瓜雪、八丁燕带、龙溪、雪邦、双溪比力至吉隆坡国际机场一带、从万津至雪邦一带。

在上述地区,除了大型公司或集团的大园丘,基本上是以小园主为主,油棕园的面积是从数亩至数十亩之间。

小园主把油棕果售卖予收购商,再由收购商载到棕油提炼厂,有些小园主是直接把油棕果运输到收购商处,直接现金买卖,或者是由收购 商到油棕园载油棕,再每个月计算方式处理。

目前正是树龄15至20年的老油棕树的产量减少的时期。(档案照)

小偷偷果 防不胜防

尽管油棕价格处低迷,小偷们还是照偷不误。

据一些村长和小园主受询问时皆表明尽管油棕的价格非常低,但小园主们还是继续收割油棕果,暂时还没有小园主因为油棕的价格太低而停止收割。

他们说,目前的价格介于一吨360至400令吉,扣除运输费,再扣除人工费、肥料和除草农药,小园主最后所得也是寥寥无几。

他们重申,如今聘请工人收割油棕果也是相当困难,而且工钱也非常的高。

“如果一般比较低的树,大约是一吨40令吉,但如果油棕树太高,每吨的工钱是60多至70多之间。”

他们说,油棕果在收割之后,就会一堆堆的放在路旁,等待收购商来收集,但一些小偷就常趁这时候到来偷走油棕果。

他们指出,油棕价虽低,但小偷还是照样来油棕园偷取油棕果,让小园主们防不胜防,偷窃情况也没有停止过。

“一些是直接驾着摩哆来收割,一些则是工人收割后,他们就等着“收成”,由于没有当场人赃俱获,再加上他们有时人又多,小园主也不敢当场揭发,导致常很难找到证据指证小偷偷窃油棕果。”

已持续数月

●龙溪新村村长李宽发

刚好是15至20年树龄的油棕树产量少的季节,5年以上至15年以下的油棕树的产量增加。
目前,油树的收购价是在每吨介于380至390令吉,还没有扣除运输费。
油棕价格下滑的情况已持续数个月,但据收购商的通知,油棕价格可能会继续下滑。
据知,是出口量减少造成价格下降,但截至目前,没有听到收购停止收购油棕的消息,只是对收果的要求会比较严格,拒绝收取一些不是很熟的油棕果。
虽然油棕的价格下跌,小园主一样还是面对油棕果被偷的情况。

需求量减少

●八丁燕带新村村长杨海权

八丁燕带一带是有大片油棕园,但大部分都是以大园丘为主,有部分则是属于小园主拥有。
据知,是因为目前的油棕没有出口到中国市场,才会造成需求量减少,以致价格受到重挫。
但没有听到收购商停止收购油棕,由于一些油棕树的产量相当好,目前还是有一些油棕果是被送往万津、安顺一带。
目前,许多小园主已在怨声载道,因油棕的价格在过去半年来是持续在下跌。
据我向一些小园主了解,如果是现金计算,每吨是330令吉左右,但如果是一个月计算一次则是每吨360至370令吉之间。
目前,小园主还是有继续在收割油棕果,并没有因为收购价太低而停止收割。
根据过往的记绿,曾经发生过最低是300令吉,但最高的纪录曾达到800多令吉一吨。

恐继续下跌

●依约新村村长汤添房

今年的油棕价格不理想,而且情况已持续了数个月,价格一再的下滑当中。
据知,油棕价大约是一吨400令吉,还没有扣除运输费,如果再扣除聘人割果的工钱、肥料、除草农药等,小园主的所得也是所剩无几。
在去年,油棕价格最多只是到500令吉左右,但如今的价格已跌到相当的低,不少小园主也担心价格会再持续的滑落。
虽然出口量少,但收购商还是有向小园主收购油棕果,迄今并没有发生拒收的情况。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教育部长马智礼建议在校园种咖啡树,以便让学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饮料是来自咖啡果,你是否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