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洋垃圾工厂激增 环保协会今会县会解惑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合法洋垃圾工厂激增 环保协会今会县会解惑

许来贤和祖莱达日前在前往洋垃圾工厂巡视时,工厂四周都堆放著大量的洋垃圾。

报导:郭贞黎



(吉隆坡27日讯)拥有执照的洋垃圾工厂,从7间突增至13间,瓜冷环保行动协会要求瓜拉冷岳县议会解释!

据《中国报》了解,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及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等人,于本月25日前往瓜拉冷岳一带巡视洋垃圾工厂课题,包括确认在瓜冷一带的有执照洋垃圾工厂共有13间,但在当地运作的洋垃圾工厂是共有54间。


该协会主席陈贞兴接受电访时说,该协会将于明天(28日)与县议会开会,要求县议会对于有13间洋垃圾工厂是有执照的数据说清楚,讲明白。

他说,在数个月前开始投诉洋垃工厂在仁嘉隆一带,控诉带来空气污染、环境污染等问题。

他指出,从县议会、土地局、环境局、警方等各单位联合展开取缔行动,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与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等前来巡视,拥有执照的洋垃圾工厂数据出现差异。

他说,之前向县议会等各单位查询时,所取得的数据是7间拥执照,日前部长来巡亲时却变成13间是拥有执照。

“我们对数据差异大感不解,我们会在明天对话中,要求县议会列出13间拥有执照的洋垃圾工厂名单。”

陈贞兴说,该会也促请县议会及土地局等,重罚违例、滥用土地的地主或工厂,特别是已被鉴定为非法运作的洋垃圾工厂,都应直接被关闭。

他说,当局也应严厉执法,包括确定洋垃圾工厂都有跟据程序运作,符合环保标准和过滤器等。

“希望当局不要等闲视之,应该要重罚违例的地主、工厂业主和业者等,如果滥用土地用途,把工厂建在农业地只罚一个300令吉,完全没有阻吓的作用。”

瓜冷环保行动协会于本月25日呈交备忘录予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希望能采取行动处理洋垃圾工厂的问题。

陈贞兴:征入口费非上策 

一吨洋垃圾只被征收15令吉的入口费(Levi),陈贞兴痛批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案,反而会导致利润更高的洋垃圾大量进入。

陈贞兴说,他们担心在10月23日后,进入大马尤其是雪州的洋垃圾的数量将会更加的多。

他说,一吨洋垃圾被征收15令吉的入口费,对于入口商而言并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也不会造成洋垃圾入口量的减少,他们并不担心一般的瓶瓶罐罐的回收垃圾,他们比较担心将输入更多有毒的ABS塑料垃圾。

“ ABS塑料在加工之后,利润是比一些瓶瓶罐罐的垃圾利润来得高,不排除一些无良业者为了赚取更高的利润,会入口更多有毒物质的洋垃圾进入我国。”

一吨洋垃圾只被征收15令吉的入口费,让瓜冷环保行动协会担心会有更多有毒的塑料大量进入。

陈贞兴说,洋垃圾加工是一门利润相当高的行业,涉及的不只是黑白两道,包括拥有塑料废料入口准证、本地再循环公司、本地塑料加工厂、塑料颗粒出口商等。

他说,塑料废料是由中国塑料废料总代表通过本地拥有塑料废料入口准证的企业,通过巴生港口把大量洋垃圾运入,在本地的洋垃工厂加工成塑料颗粒后,再通过出口商出口至中国。

他指出,在本地的洋垃圾工厂一些是本地人和外国人合资,还有一些则是“吊羊头卖狗肉”,挂著再循环公司招牌,但实际上是中国人运作的洋垃圾工厂。

“不管是环境部、房屋和地方政府部,都应该要严厉去调查这114张活跃的塑料废料入口准证的企业,包括取缔洋垃圾工厂等。”

整个地段上已堆满了相当高的洋垃圾,让人误以为是垃圾场。

曾遭取缔工厂 仍运作 

随着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日前前往瓜拉冷岳一带巡视后,据瓜冷环保行动协会调查,发现还是有曾遭取缔的洋垃圾工厂还是明目张胆的运作。

陈贞兴说,他们在这数个月来每天没有放松监督区内非法洋垃圾工厂运作,包括各单位3次的联合取缔,以及部长于本月25日去巡视后迄今。

他说,从本月25日至今,在明查暗访下,发现还是有一些洋垃圾工厂还在偷偷运作,其中一间在本月20日第3次取缔之后,当天晚上又投入运作,而其8位中国籍工人也在隔天就全放了。

“我们最近一次举报就是在昨天(26日)下午5时,表明见到还有洋垃圾工厂偷偷在运作,以致工厂周遭散发一股臭味,但也未见到当局采取任何的行动。”

陈贞兴说,随着取缔行动后,他们也发现业者也有移动的情况,一些是当原有工厂被封后,又另外再找新地点落脚,留下大量洋垃圾在 原有工厂没有处理。

他说,目前,从万津前往雪邦方向、往机场一带、往巴生一带,沿路都有一些位于偏僻的地段已有注洋垃圾工厂。

“据知,目前有一些洋垃圾工厂已设在万挠、怡保等地点,包巴生西港的一些工业区也有相当多洋垃圾工厂。”

一些洋垃圾工厂只拥有简单的设备,被视为并不符合环保标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教育部长马智礼建议在校园种咖啡树,以便让学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饮料是来自咖啡果,你是否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