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市议员:不认同龙应台观点 常接投诉 巴生续射鸦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市议员:不认同龙应台观点 常接投诉 巴生续射鸦

报导:高志豪
摄影:温志杰



巴生属于沿海地带,拥有许多幽静树林,是乌鸦选择筑窝栖息的主因之一。

卫生非鸦患主因

(巴生23日讯)乌鸦杀不杀?“风情”不敌祸害!


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月前携同新作,前来我国槟城宣传时,在面子书上图文并茂为乌鸦“请命”,她认为乌鸦使槟城更具“风情”,并对政府射鸦方式不表认同,直言对此感到“黯然神伤”。

巴生一直以来深受乌鸦问题困扰,更因乌鸦数目太多而被冠上“乌鸦城”污名,尽管龙应台的言论不是指向巴生,惟该言论也引起了巴生市民的关注,热议是否应该射杀乌鸦的问题。

巴生市议会从2000年起,基于一再接获投诉,因此展开射鸦行动,平均每年射杀逾6000至8000只乌鸦。

巴生市议员黄智荣受询时向《中国报》指出,他本身不认同龙应台的观点,因为目前只有继续射鸦,才能够解决乌鸦所带来的各种祸害。

垃圾槽是乌鸦最爱“流连”觅食的地点。

他说,龙应台指卫生欠佳是引来乌鸦的导因,但是他早前到马尔代夫旅游时,发现当地环境卫生非常好,却依然处处都是乌鸦踪迹,因此卫生并非乌鸦为患的主因。

“因此,我不认同只要搞好卫生,就能赶走乌鸦之说,尤其是巴生,这里数十年来已经是乌鸦的栖身地,与卫生无关。”

他说,乌鸦带来许多问题,除了粪便引发卫生和病菌问题,还有吵杂声及攻击人类等,市议会经常接获民众的相关投诉。

他指出,市议会应市民要求,从2000年开始射杀乌鸦,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后,市议会发现乌鸦数目逐年减少,如今乌鸦成群飞过天空的画面已越来越少见,足见射鸦方式奏效。

“因此,我们不会受龙应台的言论影响,市议会只要接获投诉,依旧会继续射鸦,直到受控制为止。”

龙应台于6月20日在面书,图文并茂为乌鸦“请命”,对政府射鸦方式感到“黯然神伤”。

去年射殺5179烏鴉

根據巴生市議會數據,所射殺的烏鴉已從最高峰的2015年的1萬零225隻,降至2016年的4881隻,2017年則微升至5179隻。

黃智榮指出,由於巴生市議會毗鄰的沙阿南市政廳和梳邦再也市議會,將于今年和明年舉辦大型射鴉比賽,因此市議會在這兩年將會停辦射鴉比賽,只由內部采取射鴉行動。

他說,由於今年沒有舉辦大型射鴉比賽活動,因此只是內部射殺,今年截至目前為止,只在接獲投訴後,射殺了60隻烏鴉。

“目前,我們只在1月和4月展開行動,接下來會於10月和12月展開另兩次行動,減少烏鴉的禍害。”

巴生市议会从2000年起,每年平均射杀6000至8000只乌鸦。

龍應台6月20日貼文簡要

空中飛著七歲孩兒
到了檳城發現滿城鴉飛

得知檳城政府為了公共衛生的原因每年射殺、捕殺、毒殺數萬的烏鴉,不禁黯然神傷。
城市鴉兒和城市鴿子一樣,空中玩耍時掉下來的糞便帶菌,確實必須處理;鴉兒的聲音又比鴿子難聽得多,而最讓人們駭然,難以釋懷的是,鴉兒跳上桌來“偷”吃食物時那個昂首闊步、大剌剌、毫不抱歉的姿態。
科學家早就說了,射殺是不會減少鴉兒數量的,問題的癥結其實在於人們製造垃圾、亂丟食物。
對這麼優雅知性又冰雪聰明的七歲的孩子,雖然它們不懂得安靜、不懂得衛生,確實是困擾、確實需要處理,只是,比它更聰明的我們,總找得到比射殺、捕殺、毒殺,更好的辦法吧?
說我的藍裙沾到白色的鴉兒糞了——又怎樣呢?回家洗嘛。鴉兒使美麗的檳城更有風情,愛倫坡的小說是鑲黑的銀絲滾邊。

 

 

乌鸦是否应该射杀?虽然别有一番“风情”,但是祸害却不容小觑。

 

資料庫

英國人運來大批烏鴉 啄食蟲鼠

巴生由於烏鴉數目太多,一直以來都有“烏鴉城”污名,巴生市議會每年平均射殺6000至8000隻烏鴉。

根據老一輩市民的說法,英國人於一世紀前,從斯里蘭卡運來大批烏鴉,釋放在巴生一帶的墾殖區、園坵內的咖啡樹及麥田區等,借由烏鴉啄食各種害蟲和老鼠。

後來,巴生逐漸發展起來,烏鴉數目卻沒有減少,市民在忍無可忍下向市議會投訴,因此市議會從2000年開始,不時展開射鴉行動,希望減少烏鴉禍害,並洗脫污名。

市議會曾想過各種方法解決烏鴉為患的問題,包括將毒藥置放在食物內,惟因擔心狗貓不慎誤食身亡,因而改成射殺;市議會每年舉辦射鴉活動時,吸引許多持有准證的射擊協會會員參加,每射殺一隻烏鴉,便可獲得約3令吉的獎賞。

據知,巴生如今的地理位置靠近沿海地帶,擁有許多幽靜的樹林地帶,樹木茂盛生長,是烏鴉選擇築窩棲息的主因之一。

沙阿南市政厅和梳邦再也市议会将举办大型射鸦比赛,因此巴生市议会这两年暂时停办射鸦比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