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机故障没钱修 揹百万债务求助市局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升降机故障没钱修 揹百万债务求助市局  

(吉隆坡17日讯)富德盛珍珠廉价组屋新届联合管理机构甫接手便面对近100万令吉债务,导致连升降机故障也无能维修,盼吉隆坡市政局能拨款进行维修,管理层容后再摊还维修费。



A、B、C座组升降机总数6部升降机从2016年故障3部,一个月前更进一步恶化,C座仅运作的唯一升降机也宣告故障。

联合管理机构财政兼居协主席宋国安指出,经过他审核银行户头,发现管理层户头只有7000多令吉,6部升降机的维修和管理费需估计需要40万令吉,而市政局承包商则指C座维修一部升降机则需4万令吉。


他说,当务之急是先维修C座的升降机,让居民至少有一部升降机使用,管理层已经向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求助,获得对方拨款1万令吉,惟仍不足以应付维修费。

“管理层在2月11日曾召开一个特别会议,提出2个建议,一是提高管理费,目前是民宅每个月40令吉、商店185令吉,二是徵收1246令吉特别费用,用作维修升降机,皆不被接受。”

他今日居协顾问余保凭和居协副主席哈密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陈述组屋面对的问题。

余保凭指出,他将组屋面对的问题反映给市政局执行总监拿督马哈迪,对方也亲自走访组屋了解问题所在。

“他会指示承包商展开维修工作,,但是费用是管理层承担,我们希望市政局能先垫着维修费,让管理层事后摊还。

■富德盛珍珠廉价组屋新届联合管理机构财务陷困,盼吉隆坡市政局能拨款维修升降机,左起哈密、余保凭和宋国安。
■组屋C座仅运作的唯一升降机也宣告故障,左起宋国安、余保凭和哈密。

★苏时花(72岁)
我住在12楼,每天都要下楼卖经济粉,然后买食材回家,幸好有邻居会帮忙我拿东西。

清晨5时许,我拉着手推车一级一级下楼梯,中午就上楼回家,来回上下一趟耗时1小时。

住了十多年,第一次面对两部升降机同时故障的情形,初时还会脚痛,现在已经适应了。

■苏时花拉着手推车一级一级下楼梯。

★叶宝清(71岁)

我住在11楼,每天都得上下楼一次,拿着拐杖慢慢走,走一两层楼就得稍微休息。

从底层到11楼,大概要走15至20分钟。

■叶宝清:每天都得上下楼一次,拿着拐杖慢慢走。

余保凭建议建筑物委员会设下指南,通过公开招标遴选出符合资格的管理公司,让分层住宅的联合管理机构(Jmb)或管理委员会(MC)委任这些专业公司负责打理分层住宅。

他指出,很多居民对管理分层住宅缺乏深入认识,财务上的管理也会欠专业。

他说,分层住宅的数量会不断增加,未来出现的问题也会越来越多,惟建筑物委员会的人手短缺,往往一个投诉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解决。

“所以我建议由专业公司协助居民负责管理工作,由联合管理机构或管理委员会从旁监督,财务开销都得由后者签署批准。”

他解释说,届时联合管理机构或管理委员会可以选择适合的管理公司,再让双方计算委任的费用。

他说,为了避免管理公司在执行工作时有舞弊,可要求他们先缴付一笔抵押金给市政局,作为保障。

“管理公司必须定时向建筑物委员会进行汇报,若业主拖欠管理费也能展开催收工作。”

余保凭也严厉谴责有些业主只顾出租单位,一个月赚取600至700令吉租金,却不缴付管理费,把痛苦留给居民。

■苏时花:我住在12楼,每天都要下楼卖经济粉,幸好有邻居会帮忙我拿东西。

富德盛珍珠廉价组屋新届联合管理机构面对的近100万债务包括61万令吉各种费用,以及2014年至2018年约30万令吉的地税。

宋国安指出,由于前任管理层有开出空头支票的记录,故银行户头被冻结一年,今年年尾才解冻,故目前是委託律师楼处理财务进出账。

他说,拖欠的费用包括水电供、升降机管理公司、电话费、公积金、社险、消拯局等,状态犹如面临破产的公司。

“2014年的地税有点溷乱,原是发展商负责,后来前任联合管理机构又称由他们负责,辗转下,最终由发展商负责。”

他也说,因部分业主仍拖欠地税,导致2003年至今,都无法获得分层地契。

余保凭补充,在去年5月曾致函时任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反映组屋升降机、屋顶和路洞问题。

“新联合管理委员会在去年7月有向直辖区部申请一马维修基金(Tabung penyelenggaraan 1Malaysia),不过没下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成政府废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