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管理费被拖欠 电梯坏没钱修 上下楼 喘啊!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管理费被拖欠 电梯坏没钱修 上下楼 喘啊!

升降机损坏1个月以来,居民上下只能靠走楼梯。
富都英比安组屋居民希望悉数居民合作,让管理层早日筹得资金修复升降机。右2为黎兴隆。

報導:曾健豪
攝影:依哲



地點:老街場富都英比安組屋

(吉隆坡16日訊)僅30%居民準時繳交管理費,以致管理層沒足夠資金維修升降機,19層高的老街場富都英比安(Pudu Impian)組屋升降机再次故障,這次更是一次性損壞3部,使到年邁居民出入極不方便,非必要時候都不願用上至少15分鐘上下樓。


該組屋有3部升降机,但是一直無法穩定操作,去年更有3名居民,心臟病發時因延遲求醫而死亡。

下楼购物后的妇女,还得辛苦上楼。

現今3部升降机一次性損壞,是從上個月開始,當時一陣強風吹毀屋頂后,雨水便滲入升降机控制室,最後造成升降机電版故障。

基於半數的居民都拖欠管理費,以致管理委員會沒有足夠資金,修復升降机。

據知,該組屋有380間住家和9間商店,每月的管理費為65令吉,但只有30%的居民肯準時繳還。

當地居民向《中國報》申訴時說,該區組屋是因為一些居民拒交管理費,導致其他準時繳付管理費的居民也遭殃。

他們指出,每次下樓至少要20分鐘,所以一些居住在較高的老人家,已久時沒下樓。

“現今一次性損壞3部升降机,最苦的就是老人家。”

有者說,由於升降机故障,扛液化石油氣桶的工人,也提高了費用,即每層2令吉計算。

黎興隆:問題呈房屋仲裁庭

“政府部門勿因為投訴來自中下階層,而漠視居民發出的求助訊號!”

管理委員會主席黎興隆揭露,在通過電話、上門和書信方式,追討管理費不果下,就把問題帶到房屋仲裁庭。

他說,半年前提呈一些拖欠管理費的居民資料給房屋仲裁庭時,首次官員說需要6份副本,第2次卻改口說要5份。

“一波三折后,我們才成功把39名屋主的名單交給房屋仲裁庭。”

他坦言,這半年來房屋仲裁庭都沒有回覆,所以居民根本不懼怕,一些人甚至號召其他居民,杯葛管理委員會。

他說,該組屋曾成功申請一個馬來西亞維修基金,但至今都未見行動。

黎興隆指出,他們向多個政府機購反映問題,可惜最終只有消拯局、警方及蕉賴區國會議員陳國偉有回覆。

黎兴隆(右)与管理委员会秘书郑兆良,准备把另外13份居民的资料,提呈给房屋仲裁庭。

每部修復費 需7.4萬

黎興隆指出,經估價后,每修復一部升降机都需要7萬4000令吉。

他說,管委會已向保險公司索償,無奈這需要冗長的程序,因為對方要檢查每樣零件。

他指出,去年10月從前管理層中接手時,非但沒有儲備金,且還出現負值。

“我們接手時,被拖欠的管理費是12萬令吉,截至本月13日,已累積到12萬5000令吉左右。”

黎興隆坦言,一些居民眼看管委會的積極表現,會一次性繳付半年或1年的管理費,可惜仍不足以籌足搶修費。

他指出,來到的週六會召開居民大會,屆時會提出建議,把現有65令吉的管理費,調漲到90令吉。

“組屋每月開支是2萬8000令吉,即使100%繳付也只有2萬5000令吉。”

他補充,90令吉只是建議價格,出席的居民能夠投票決定。


(攝自依哲)


(攝自依哲)

針灸腳部緩疼痛
★鄧女士(69歲)
升降机故障一個月來,每日從8樓上下樓,現今腳部必須進行針灸舒緩疼痛。

每上下樓一次,至少要15分鐘,希望其他居民給予合作,讓管理層有資金修復升降机。

無法背妻子下樓
★曾先生(77歲)

定時要帶行動不便的太太複診,每次清晨6時出門時,都需等其他鄰居出門,協助背太太下樓。

升降机故障后,我一個人根本就無法背太太下樓。

準時繳費卻遭殃
★彭先生(52歲)

經歷中風後,腳部已行動不便,惟還是要照顧年邁的母親,包括上下樓購買食物。

本身居住在4樓,上樓或下樓都需要20分鐘。

我們準時繳付管理費,卻因為一些自私的人士,導致我們也遭殃。

5年前環境變糟
★黎女士(62歲)

本身居住在7樓,現今每購買一桶液化石油氣桶,都需要44令吉,其中14令吉是工人費。

在當地住了10多年,大約5年前的環境開始變糟,繼而影響環境素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成政府废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