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種又15僱主遭殃 女傭逃跑.索賠被嗆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蒲種又15僱主遭殃 女傭逃跑.索賠被嗆

李仁傑(左2)和李金龍(右3)因女傭逃跑卻無法索回全額費用,向黃思漢(左3)投訴,左為彭康賢,右起為葉國榮和朱麗詩。
李仁傑(左2)和李金龍(右3)因女傭逃跑卻無法索回全額費用,向黃思漢(左3)投訴,左為彭康賢,右起為葉國榮和朱麗詩。

代理分派不合格女傭



(蒲種27日訊)“無良代理分派不合格女傭,4僱主人財兩失”案,原來只屬冰山一角,蒲種區有超過15名僱主投訴,指通過同一家女傭代理公司聘請女傭,試用期間或過了3個月後,女傭就突然“消失無蹤”,僱主們索賠不果,質疑該公司欺詐中介費。

本月3日,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召開記者會,揭發蒲種公主城一間女傭代理公司,分派不合格的女傭給4名僱主,女傭工作7天至3個月後紛紛逃跑,僱主前往代理公司要求賠償卻被不斷拖延。


金鑾區州議員黃思漢服務中心近日也接獲超過15宗同樣投訴,這些來自蒲種的僱主們向同一家女傭代理公司,各別繳付超過一萬令吉費用,沒想到女傭工作3個月後就逃跑。

吁執法單位對付

2名華裔僱主上門要求索賠,其中一人僅索回6500令吉,另一人要求更換女傭竟被要求多繳付9800令吉,氣得他揚言報案,女傭代理公司經理根本不畏懼,反嗆“要報案就報案吧!”。

事主李仁傑(49歲,產業代理)和李金龍(48歲,水果批發商)報案後向黃思漢投訴,並於今日召開記者會,呼籲執法單位採取行動,對付涉嫌欺騙的女傭代理公司。

出席者包括黃思漢助理朱麗詩、梳邦再也市議員葉國榮和梳邦再也市議會第10區居委會會副主席彭康賢。

李仁傑:僅索回6500
公司表明沒錢周轉

李仁傑去年繳付1萬4500令吉聘請女傭,服務19天就逃跑,他只索回6500令吉,剩餘款額的期票都跳票,該公司竟表示沒有款項周轉,之後就不再接聽電話。

他說,去年6月1日妻子向該公司聘請一名女傭,帶回家工作19天,女傭就表示公司拖欠她薪水,嚷著要回鄉,在當月19日就不告而別。

他指出,他上門向該公司追究,對方交由另一負責人賠款,過了數個星期,他獲得3000令吉支票和3500令吉期票才過賬。

“另外2張剩款期票卻跳票,負責人指公司沒錢周轉,不再接通我的電話。”

他說,警方處理他的報案,指這是民事案而不能展開調查,他登門該公司卻發現店門關上,附近商家都表示,有許多女傭逃跑,僱主上門質問都無法領回款項。

他相信他只是其中一個受害人,要求警方關注並採取行動。

不接電話涉嫌欺詐
黃思漢吁警調查公司

黃思漢說,這一家女傭代理公司收取僱主們款項後,給予3個月女傭試用期的承諾,然而過了3個月後女傭逃走,該公司卻不願負起責任,更不願意賠回全額款項。

“有的僱主只索回80%款項,有的分文未得,公司經理不願接聽電話,僱主上門也找不到他。”

他說,受騙僱主聘請的女傭都是持旅遊證件來馬工作,有的甚至逾期逗留,警方、移民局和勞工局應合作展開調查,對付不負責任的女傭代理公司。

他指出,警方接獲僱主的投報,指屬於民事案而沒有採取行動,對此他表示不認同。

“女傭逃跑案件有欺詐成分,屬於商業罪案,警方必須深入調查有關公司。”

李金龍:換女傭須再付9800

李金龍急用女傭,去年8月向該公司聘用女傭,女傭工作至11月就逃跑,他索不回款項,向該公司提出要求換女傭,對方竟然要他再繳付9800令吉費用。

他說,當時他急需人手,該公司馬上就給了他一名女傭,表示過了試用期即為她申請女傭准證。

他說,女傭試用期間,都表示願意服務,沒想到才過了試用期就走人。

“我上門追究,該公司經理過了兩星期都沒有下文,我索款不果要求更換女傭,還被要求多繳付9800令吉。”

他不滿當場揚言報案,對方似乎有恃無恐,耍賴不肯退錢,如今對方不再接聽他的來電,他已經據情向警方投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認同執法人員應佩戴隨身攝錄器(Webcam)值勤?
25 votes · 25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