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无所不抛‧居民麻木 走在组屋底加快脚步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无所不抛‧居民麻木 走在组屋底加快脚步

斯里班底人民组屋经过粉刷后焕然一新,惟里头却面对一箩箩的问题。
斯里班底人民组屋经过粉刷后焕然一新,惟里头却面对一箩箩的问题。

报导:曾健豪
摄影:李玉珍
高楼抛物砸死中学生



(吉隆坡16日讯)随时中“头奖”?

斯里班底人民组屋(PPR Seri Pantai)几乎每日上演高空抛物,让行走在楼下的公众心惊胆跳,居民更直言只要是组屋下的范围,就没有一处是安全区!


当地发生高空抛物时没有固定时间,被抛下的物品包括垃圾、衣物以外,竟包括建材,雪柜、洗衣机等,因此已有不少人身受其害,更有者因被从高丢下的玻璃片割伤,而缝了十余针。

该组屋在周一晚发生椅子从高楼处被抛下,并砸死15岁印裔中学生后,已引起当地居民议论纷纷,同时担忧著这样的问题到底何时才有解决方案,毕竟底层还有一所幼儿园。

抓不到肇事者

据知,案发组屋有21层,共504个单位。

《中国报》走访斯里班底人民组屋时,得知居民已对上述问题感到麻木,本身能做的是加快脚步或自求多福,不会被物品砸中。

他们说,该组屋从2002年开始入伙,一开始的环境还不错,惟各单位纷纷有人入住后,近5年来的问题就不断增加。

“不负责任者高空抛物是没有固定时间,但最常发生是在晚上。”

他们坦言,至今都无法抓到任何一名肇事者,相信因此更让这些人有恃无恐,且一名居民知悉那个单位乱丢垃圾并上门质问时,反给对方恐吓是否有证据。

他们说,承包商都有清洗组屋和底层,但不到一天时间就恢复原状,因为部分居民的卫生意识太低。

努鲁促隆市局采取行动

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指出,印裔中学生被办公室椅子砸死的悲剧,除了关注调查工作以外,当地居民都该引以为鉴,停止所有不负责任的行为。

她周二前去慰问死者家人后说,高空抛物在各人民组屋是常见的问题,吉隆坡市政局必须采取行动。

她呼吁居民们,能够给予充分合作,以免该区再发生悲剧。

楼下应装安全网

努鲁依莎说,该组屋是有睦邻计划,但与联合管理机构出现摩擦,不知该由谁去领导。

“针对以上问题,我会协助带上建筑物委员会。”

她说,在来到的国会上,她会带出区内人民组屋所面对的蓄意破坏行为。

公正党宣传主任法米法兹认为,在解决高空抛物的问题上,市政局最基本该在楼下装上安全网。

他指出,部分人民组屋的底层都会装上安全网,这至少能保护行走在楼下的公众。

侬仄也曾差点中招

巫统班底谷区部主席拿督斯里拉惹侬仄曾在斯里班底人民组屋亲身体验过高空抛物的事件,当时险遭一袋垃圾砸中。

他指出,斯里班底人民组屋屡次发生高空抛物事件,但多是造成公众受伤,这次是首次发生命案。

他说,不管肇事者是故意或疏忽,警方都该采取该有的行动。

他前去移交抚恤金给死者双亲时说,他会晤警方和市政局,同时建议后者在组屋底下安装安全网。

“在廉价组屋区,底层最好有加盖或安全网,这样才能保障公众安全。”

侬仄说,面对部分居民把家具放在住家走廊外,市政局必须采取行动,如强制住户仅能把这些垃圾放在门外24小时,逾时后就会遭到对付。

恶作剧不负责任

★潘国安(35岁,居民)

2年前被一个啤酒罐砸中头部,当下就肿了起来。

楼下的走廊没有加盖,行走时必须加快脚步,也要注意是否有人从高楼丢东西下来。

我认为这些不负责任者,多是恶作剧心态。

媒体报导没改善

★赵女士(55岁,居民)

我们是从十五碑搬迁过来,高空抛物的问题层出不穷,媒体前来报导后也毫无改善。

周一中午还有警察前来巡视环境,不料晚上就发生命案。

在处理大型垃圾时,我们会委托同是居民的印裔人士搬下楼,并缴付20令吉左右。

定时打扫也没用

★廖女士(75岁,居民)

早前和邻居坐在楼下的公园,突然一个装满旧衣物的垃圾袋从天而降。

这里每日都会上演类似的情景,最严重的是石头掉到车顶。

虽然清洁工人定时打扫,但这边厢清理后,另一边厢即满地垃圾。

外观好看问题多

★叶女士(63岁,居民)

当地人民组屋只是外观好看,里头的问题只有居民最清楚。

甫入住时,组屋的环境非常不错,但多人入住后就变得糟糕,希望各住户多加合作。

虽然面对各种问题,但大家已住了多年,暂时没有搬迁的念头。

上门质问被恐吓

★艾比 (41岁,居民)

曾上门质问乱丢垃圾的人,反被对方恐吓,要我出示证据。

部分居民的卫生意识极低,尤其是晚上就会胡乱丢垃圾、在走廊小解等。

我们的鞋子必须放在屋内,否则肯定被偷。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